当前位置:主页 > 互联早报 >懂得聆听别人的问题 >

懂得聆听别人的问题

2020-07-10 680浏览 互联早报

懂得聆听别人的问题


提出好问题,是我们身为人类的一部分。毕卡索曾经说过,电脑一无是处,因为电脑只会提供答案。这是有点极端了,而且毕卡索提出这样的想法,是早在Siri和Google问世之前,更别提IBM的超级电脑华生(Watson)了。不过,细而思之,Siri、Google和华生,的确都是一些基本问题的答题高手,但拙于提问。

万一遇到问得不好的问题,电脑也不会应付。所以,我的第二项建议就是:要懂得聆听好问题。问题是好是坏,其实取决于听的人。有些问题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很糟,去除令人尴尬的外衣之后,依然是好问题。为了让你明白这点,我们来做个小测验,或是像美国教育界现在流行的用词,我们来做个「形成性评量」(formative assessment)。接下来,我要说两个故事,都是真的,请你区分其中差异。

1984年,在我刚成为耶鲁大一新生不久,曾和班上的一位女同学聊天,我们聊得很开心。约莫二十分钟后,这位女同学对我说:「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?」我心想:太棒了!她想约我吃饭或看电影吧。上大学才两天,就有女生要跟我约会了。

在我告诉各位她实际上要问我什幺问题之前,我得先告诉各位一件事:当时的我,身高只有160公分左右,比现在的我足足矮了15公分。可能,我很晚才进入青春期吧。总之,大一的我,看起来只有12、13岁。回到那位女同学问我的问题,她说:「其实,我不知道该怎幺问你才好。我在想,你是不是天才儿童?」不用说,她不会想约我出去吃饭或看电影。

有些问题有其他含义

两个月后,我母亲去超市购物时,有人问她一个问题。我是在纽泽西州北部米德兰公园(Midland Park)长大的,那里的居民多半是蓝领阶级,例如水电工或园艺造景师。米德兰公园周围的市郊,有很多有钱人家,经常雇用来自米德兰公园的水电工或园艺造景师。我们常去的A&P超市,位于米德兰公园和邻近城镇的交界。

那天,我母亲去A&P超市购物。买完后,她走到停车场,把东西放进车子里。有位妆髮讲究的女士走过来问我母亲,她住在米德兰公园吗?我母亲回答:是啊。那位女士指着我家车子后挡风玻璃上贴的耶鲁大学贴纸说:「我不是要窥探隐私,我只是好奇:你们买这部车的时候,车上就贴了那张耶鲁大学的贴纸吗?」

你可以区分这两个问题的不同吧?那位女同学只是随口问问,是无心的。经过痛苦和漫长的等待,在我真的「转大人」之后,才发现那个问题甚至有点好笑。而停车场那位女士问我母亲的问题,显然不怀好意——那根本是侮辱,不是问题。

有天,你也会遇上不怀好意的问题(如果你现在从未遇过的话)——有些来自陌生人,有些来自同事、上司或亲友。你要学会区分哪些是无心的笨问题,哪些是恶意的问题。有些笨问题或许只是想要更了解你一点,或是因为焦虑和无知才会这幺问,无论是哪一种,我们都不该责怪提出这种问题的人。真正的坏问题,其实根本不是问题,而是为了侮辱你或故意让你难堪的话,只是伪装成问题罢了,我们必须小心这类「问题」。但是,对其他真正的问题,包括可能会令你尴尬的笨问题,我相信,我们还是应该抱持开放的态度面对。

好问题具有力与美,为了让你更了解这点,接下来我将提出人生最重要的五个问题。你不只应该时常问这些问题,也要注意聆听是否有这样的问题,即使提问的方式让你感觉尴尬。当然,你可以对自己和他人提出的重要问题有很多,不只这五个。什幺事情重要,通常取决于情境脉络,而我提出的这五个问题,不管在任何情境之下,都重要,而且有用。这些问题可以帮助你度过每个週一早晨,也可以帮助你找到人生方向,不再过得浑浑噩噩,还能帮助你建立新的连结,或是加深既有的人际关係。

开启未知的五把钥匙

我在念小学的时候,发现学校工友的腰间,总是挂着一串很大的钥匙圈。我时常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些钥匙,我很好奇:学校的教室明明没有那幺多间,或是我们当学生的可以看见的门没有那幺多扇,为什幺工友身上有那幺多支钥匙?我想知道,多出来的钥匙可以用来打开哪些没看到的门?在那些门后,又有哪些东西?由于工友握有所有钥匙,我认为他必然是全校最有权力的人;在我眼里,钥匙就是权力的象徵。

问题就像钥匙一样,如果你在对的时机,提出对的问题,就能开启一扇未知的大门,发现你不知道、不了解、不曾想过的事情,使你更了解自己和他人。接下来,我将在后续五章提出五个问题,就像同在一个环上的五把钥匙,虽然有时你必然需要其他钥匙,但绝对少不了这五把。

Photo:Pixbay,CC0 Licensed.